首页 云游戏 云游戏问答

3款自研大作,单款平均成本过亿,这家公司立志用这个品类打穿市场

2020-09-23

心源工作室始于2015年成立的心源工作室。在过去5年时光里,他们一直非常低调。直到上周,心源工作室在广州久负盛名的『珠江琶醍啤酒文化创意艺术区』举办了他们第一场游戏品鉴会,品鉴会以『你好!我是心源』为主题,其背后意义不言而喻, 在蛰伏多年后,他们终于以更具声势的官宣形式向外界打出自己的品牌。

心源工作室副总经理毕长恒在品鉴会上表示, 公司自成立开始便聚焦于动作游戏领域,一路走来稍显坎坷,经历过产品下架、或因产品美术风格相似引起的舆论风波,但最终我们仍然坚持下来了。

此次品鉴会上的重磅新品是 由心源工作室自研的3DARPG《雏蜂》正版手游,该产品目前正在筹备测试。 据介绍这款手游研发耗时三年时间,游戏历经四版美术重制,累计投入成本近亿元。与此同时, 毕长恒还向游戏陀螺透露道,这款产品并非他们投入成本最高的产品, 公司在研的另一款3D动作IP手游也已投入过亿资金。

“ 在动作品类的产品研发上,确保业内一流水准是心源工作室持之以恒的追求。” 毕长恒说道。

他们是一群动作游戏热爱者

“之所以专注动作游戏领域,首要原因是热爱优先,我们喜欢爽快的战斗,优秀的体验,感动的剧情;其次是源自创始核心团队的基因, 我们每个制作人都有10年以上做动作游戏的经验。” 毕长恒解释道。“心源的核心员工多数源自头部大厂,因此很多项目主字头级别的成员也都是10年以上的老朋友,因为志同道合所以聚到了一起。”

经过5年的发展,目前心源工作室公司规模已超350人,平均从业经验超5年。基本上按每年50人有条不紊的节奏扩充,对于加入的伙伴秉承认可心源文化理念为前提。因此在 毕长恒看来, 他们的员工都是经过精挑细选的

心源工作室的文化理念是: 正直,诚信,踏实,好奇心。 毕长恒分享道,这四个关键词并非说说而已,它代表着心源从上至下的一种处事风格。当你的东西越做越好,口碑也会随着提升,大家才会更愿意来你这,“我们的产品是我们最好的标签”, 毕长恒希望在未来也能继续保有同行们的喜欢,同时吸纳更多志同道合的人。

在外界看来,坚持潜心创作是一件漫长而寂寞的事情,尤其在今天以“赚快钱”为流行的业内,能秉承初心做游戏也显得更为难得。 发自内心对动作游戏的热爱,可以说是驱使他们长久以来坚持做『最好的动作游戏』的动力。

在心源,以更长远发展的目光做游戏

据了解, 目前心源工作室主要在研手游有三款,分别是《雏蜂》正版手游、《镇魂街》正版手游,以及在海外上线知名日漫改编手游。除了已拿到版号的《雏蜂》即将开启新版本测试,另外两款产品仍在保密研发中。

仔细观察,你会发现心源工作室现有产品包括过往的项目,几乎都加持着较为知名的IP。 毕长恒对此解释道,我们合作的基本上都是比较好的国漫IP,其中也有部分是日本IP。好的IP有非常棒的故事和世界观,已经得到了许多用户的认可验证,基于这样的IP做游戏,首先肯定是事半功倍的。其次,我们也希望借助于这些IP结合开发进行积累学习。但对于心源来说,未来肯定是要做原创IP的。

对现有项目的IP选择也并非没有逻辑, 毕长恒坦言,筛选的过程相当的难,他们看了几百个IP才敲定了目前几个。 按照他们的逻辑,更注重IP是否正能量和热血,因为这样的IP与动作游戏的灵魂更为契合,通过游戏艺术表达后也更能引发玩家的共鸣,同时他们还会考虑该IP的美术风格是否能做出在市面立足的效果。

相较于市面上许多厂商青睐于能形成多端联动热门IP, 毕长恒表示他们并不会将联动与否作列为优选条件。 “我们做游戏从来不会赶档期,不会去蹭热度,只想做最极致优秀的产品。”

与此同时,根据心源工作室的“好奇心”理念,他们认为内部自研的产品必须都不一样,无论是游戏类型,商业化模式,剧情表现模式,渲染技术等等。 每个项目组都应该有一条自己可以积累和坚持下去的线,比如说《雏蜂》项目,他们选择的路线就是角色扮演的ARPG,而《镇魂街》 正版手游 项目选择的是动作卡牌。

在心源做游戏,更趋于以长远积累为目标。为了做出更符合理想的动作游戏,心源工作室团队创立之初便开始做自研引擎。在发布会上, 毕长恒也表示, 自主研发引擎是心源工作室做过最大胆的决定。为什么要自研引擎?在他们看来有两点主要原因:

“一是制作适合内部开发的动作游戏工具以及引擎。最初萌生这个念头,是因为我们发现像2dfm,u3d里自带的一些工具,有很多用不到或者不好开发的功能,导致一些效果和设计无法实现。

二是为了学的更透彻。比如u3d一个自带的材质,在u3d点两下可能就可以使用了。但是我们想要更深入研究里面的材质的具体代码,算法等等。这样对于整个引擎,团队以及技术美术的理解就会更加到位。这是一个积累的过程,但是我们愿意去做,这是我们认为的学习精神。”

目前心源工作室拥有一支几十人规模的技术团队,他们主要负责引擎研发,同时研究一些新技术及工具以帮助开发更好的提升效率。当然,目前心源工作室内部的工作室里,部分项目仍然会采用商业引擎进行研发。在 毕长恒看来,这样既能满足制作需求,同时能让内部保持接触国际先进技术,更有利于公司技术的积淀成长。

“希望游戏在上线那一刻,它在同类产品里是一流水准。”

针对产品研发, 毕长恒则多次强调内部对品质拥有极致追求。譬如立项, 游戏的Demo在玩法和艺术表现上必须是当前市场上S级水准的。只有达到这样的前提,心源工作室才会推动后续的开发。

以《雏蜂》正版手游为例,在这款产品研发的三年时间里,推翻了三次美术风格,如今迭代制作的已是第四版。

根据介绍,《雏蜂》正版手游初版制作在2018年,当时采用的是市场流行的 3D卡通渲染风格,角色为5~6头身比例,画风略微Q版。到了2019年,通过黑盒测试的反馈,他们发现初代版本风格逐渐不符合大部分玩家审美喜好,为此团队对美术和3D建模进行了第一轮的调整和优化, 采用更写实的比例,模型材质更偏手办风,对UI也进行了大量修改。

2019年12月份,《雏蜂》正版手游开启了首次删档测试,结合大量的市场反馈他们开始进行第二轮大幅调整,除了玩法迭代,美术上完全摒弃了卡通渲染风格, 采用写实风格+PBR渲染,UI回归初代扁平化设计,在此基础上运用简约线条、半透明色块和灰白调等元素,突出画面的科技感。

经历两轮调整后,时间来到了今年5月,《雏蜂》正版手游开启了第二次删档测试,在玩家的反馈与外界争议中,游戏迎来了第四个大版本迭代。根据策划的介绍,最新版本除了重制、新增角色及调整UI,对玩法也作出了相当大的革新。

在 毕长恒看来,正因为热爱,所以团队内部的自我要求都很高。“我们希望游戏在上线那一刻,它在同类产品里是一流水准。”

但是高要求的背后也伴随着高投入成本。据 毕长恒分享, 《雏蜂》正版手游开发历时三年时间,项目有100人,截至目前已投入了近亿元。但它还不是心源工作室耗资最高的产品,另外一款同样 研发三年将在海外上线知名日漫改编手游项目成本已破亿,项目组当前有120人,最高峰时150人,在这笔巨额投入里面,美术部分涵盖外包占比约40%。

面对精品研发高昂的成本,游戏陀螺问 毕长恒,心源工作室是否有规划一些快速创收的中短线产品。他语气肯定的说,“我们立项只问一条,做这个对于我们未来成为『白金工作室』有没有帮助。”在他看来,做快速变现的中短线产品对于技术积累、品牌口碑并没有太大的帮助。

心源工作室成立之初,便梦想能成为手游界的『白金工作室』,“我们特别喜欢它的产品,像《尼尔:机械纪元》《猎天使魔女》等,都是十分优秀的动作游戏,也相当认同他们的设计理念。” 相比于追求短期商业化的成功,心源更希望成为一家拥有玩家口碑的“百年老店”。 毕长恒表示。

永远保持热血少年的初心

在游戏陀螺看来, 即便行业逐渐往精品化发展,但业内拥有如此纯粹开发梦想的团队却仍不多见,尤其在商业化氛围浓厚的广州,心源工作室此举可谓给开发者们提供了较为理想且自由的开发环境。在深入了解心源工作室之后,游戏陀螺也不禁感叹,它真是一家宝藏游戏公司。

游戏陀螺此前还曾报道过,动作游戏虽然是心源工作室一直坚守的方向,但是二次元同样也是他们深耕的目标。基于当前开发项目所结合的IP调性,其产品普遍风格也趋于我们常说的二次元。因此除了热爱动作游戏,心源工作室内部同时也聚拢了大量热爱二次元的开发者。

此前针对开发题材的探讨, 毕长恒也多次强调心源工作室所追求题材应具备“热血与正能量”。在他看来, 二次元里拥有许多正能量的东西,比如《镇魂街》里面宣扬的兄弟情与守护家园的侠者风范便很能引发情感共鸣。而他们所开发的动作游戏,也非常希望传达一种积极向上的情绪。

如今在心源工作室里面,办公区域亦随处可见大量动漫手办。这些手办大部分源自80后、90后较为熟稔的热血动漫,比如《海贼王》《火影忍者》《灌篮高手》《龙珠》等。在游戏陀螺看来,他们也许是 希望以这种具象化的行动向内部小伙伴,向外界彰显他们年轻活跃、更开放的氛围,以及间接表明对于游戏,他们将永远保持着热血向上的初心。


热门文章

随机推荐

推荐文章